兰洞新闻

兰洞新闻
兰洞新闻
当前位置: 兰洞新闻> 教育 > 关注!中央电视台连续2天报道西安交大

关注!中央电视台连续2天报道西安交大

2019-11-06 19:09:24   阅读:1083

10月4日晚和10月5日晚,中央广播电台和电视台cctv-13和cctv-1分别播出了七集纪录片《为了一个可爱的中国》第四集《西游》。该节目跟随交通大学“西游”的西游,重拾了愿意为祖国放弃美好生活的感人过去,恢复了“永不回头,永不求西求东”的崇高情操。

新中国成立之初,为了适应国家建设的需要,改变高等教育的不合理布局,国务院决定将交通大学从上海迁到Xi安。

在党和国家的命令下,以钟兆林先生、陈大燮先生、张虹先生、陈石英先生为代表的著名教授一致表示支持,毫不犹豫地带头西进。1956年夏天,交通大学6000多名师生员工手持印有“走向科学,建设大西北”字样的粉色车牌,毫不犹豫地奔向大西北,积极投身于祖国最需要贡献的地方。到1957年,学校的大部分专业和师生都搬到了Xi安,没有中断任何教学或推迟招生。交通大学服从党和国家的安排。在党和国家的精心安排下,他们迅速在田野周围的简陋校舍里进行教学和科研,扎根于黄土地,努力创造中国高等教育史上的奇迹。他们是那个时代最可爱的人。

告别第一批向西移动的员工

钟兆林:世界的兴衰是每个人的责任。支持西北是每个老师的责任。共和国的西部需要像当年的美国西部一样开发。一开始,我举手赞成学校事务委员会会议。大学教师是高层次的知识分子,绝不能违背他们对他人或西北人民的承诺。

钟兆林先生于1927年毕业于康奈尔大学。在老师的召唤下,他放弃了西屋电气工程师的慷慨待遇,回到母校交通大学教书。从26岁开始,他已经教了60多年的书,并且几乎教了交通大学电气工程系三年级和四年级的每一个班的学生。钟先生的弟子才华横溢,培养了许多民国学者,如朱英煌、丁顺年、张旭。中国电气工程和信息工程领域的骨干几乎都是他教的。

1957年,钟兆林搬到Xi安时,年近60岁,患有各种慢性病,他的妻子仍留在上海。国家认为钟先生年龄较大,身体状况不佳。他可以留在上海,而不是去Xi安的新学校,但钟先生坚持要一个人去Xi安。

晚年,钟兆林不得不拄着拐杖走路,还和老师、学生一起视察西北地区。他自学维吾尔语,并希望在新疆讲课。他还特别设想在黄河上游筑坝,在黄河中下游修建桥梁,改变黄河流域的地形,在西北修建更多的国内和国际铁路。

这是钟兆林1990年3月22日遗言的一部分:今天我卧病在床,我仍然希望作出进一步的贡献。我想把我大部分的工资储蓄用于建立一个教育基金会,以奖励研究生和促进我国的教育,从而实现我一生的愿望。我祝愿我的祖国繁荣昌盛。

陈薛军:到目前为止,有些人仍然在谈论这件事,认为我们已经受了太多的苦。到目前为止,苦苓路上的两栋房子不是值很多钱吗?但那时,我们认为既然我们去了Xi安,在西北和黄土地上扎根,我们就不应该再担心房子了。金钱是独立的东西,不值得关心。

陈薛军教授1985年在实验室。

陈薛军教授是他移居西方时最年轻的教授。当时他只有38岁。

1947年,毕业于美国普渡大学的陈薛军成为交通大学最年轻的教授。他出版了中国第一本燃气轮机书,并创立了中国第一个锅炉专业。新中国成立后,陈薛军决心为国家追求终身教育,培养更多的科技人才。

1957年,陈薛军和他的妻子袁丹青搬到学校,他们都是交通大学的教授,已经有了四个孩子。离开前,他们取消了在上海的住所,并将解放前在国际饭店后面购买的住房免费移交给上海市房管局。陈薛军和他的妻子一到Xi安,他们就立即投身于密集的教学和科学研究。结合我国国民经济的发展,薛军在能源和电力领域开展了一系列重大科学研究。

彭成(彭康之子):上海市委有意让他留在上海工作。我也听到了这个谣言。当我听到后,我回家问他。他回答了我四个字,我该走了。

彭康校长正在做报告

彭康青年轻时去日本学习哲学。回到中国后,他参加了革命,参加了抗日战争。他翻译了恩格斯的《关于费尔巴哈》等经典哲学著作。他是第一批将马克思主义引入中国的翻译家之一,也是毛泽东本人在新中国任命的第一位大学校长。

彭康一生都在旅行,没有时间安顿下来。他在花季再次出发去西北,尽最大努力办好Xi交通大学。在步入科学的沸腾时代,刚刚成立的Xi交通大学顺应国家建设的需要,步入尖端科学领域,率先推出无线电、计算机、自动控制、核反应堆等诸多新专业。

1956年9月10日,交通大学(Xi安校区)在Xi安人民大厦举行开学典礼。

周淼·东和徐万柱在大学时认识的。他们是江苏宜兴的同胞,也学习俄语。毕业后,徐万柱北上哈尔滨教书,而周淼和董被分配到交通大学。冬天的时候,周淼每周都会给他的未婚妻寄一张江南风景的明信片,这次他们将面临一个选择。

“从我们年轻的时候起,我们就在内心深处埋藏着与祖国同根的种子。”当国家提出向西迁移时,我立即给徐万珠寄了一张明信片,问她是否愿意和我一起向西迁移,投身到西北地区。“这是一封调查信,也是国家和年轻人之间的一种选择。

当交通大学第一次向西旅行到Xi安时,周淼和董遇到了他已经三年没见的未婚妻徐万柱。这对新婚夫妇回到家乡去接他们的母亲和妹妹。从那以后,他们四个离开了他们的家乡江南,坐火车去了遥远的西北。徐万珠来到Xi安后,被分配到她丈夫周妙东所在的俄语教研室。由于教学条件差,没有合适的俄语教材,他们每天和班上的其他老师一起写10多份俄语教材。

从明亮的眼睛、洁白的牙齿到白发,他们已经肩并肩走了60多年,但他们仍然像年轻夫妇一样相爱。今天,周淼教授和董教授仍然会轻轻地称呼徐万柱的亲密昵称“万”。他们的感情就像童话中的爱情,变成现实,永远纯洁美丽。

朱继周教授,84岁,23岁时作为一名年轻的助教随学校搬到西部。1956年,朱继周和潘继均大学毕业。他们都主动留在学校,去了西部。朱继周是他家的第八个孩子。当他得知儿子要离开上海去陌生的西北地区时,他母亲提前六个月为他收拾行李。

朱继周第一次离开南方,走了一辈子。我母亲60多年前为他缝制的棉裤仍然和昨天一样崭新,因为我一直不愿意穿。三双棉鞋陪伴他在西北度过了十个冬天。

朱继周:“我有三双棉鞋,穿了十年了,脚上没有冻疮。这就是老母亲为儿子去西部做准备的做法。”

Xi交通大学西迁广场

国家的需要,作为自己的责任,作为年轻人的责任,作为知青的责任,交通大学师生无私奉献,先公后私,公而忘私,在任何时代都足以闪耀,让热血沸腾。也正是在这个激情燃烧的时代,交通大学创造了以“顾全大局、无私奉献、发扬传统、艰苦奋斗”为主要内容的西进精神。在这种精神的指引下,它几乎独自利用了中国高等教育的格局,改变了西部地区没有大型理工大学的面貌,引领和推动了未来几年西部地区高等教育乃至整个教育的蓬勃发展。

交通大学的西进精神是联系过去和未来的纽带。它与革命红船精神、井冈山精神、延安精神、张思德精神、西柏坡精神、大庆精神、红旗运河精神、焦尤鲁精神等一起,形成了中国共产党的精神谱系。它已经成为中华民族精神支柱中的一个光辉灿烂的部分。

向交通大学的前辈致敬!向辉煌的西迁岁月致敬!

密切关注“Xi安交通大学招生办公室”的旗帜,获取关于Xi安交通大学、全国首批985所和211所甲级大学的最新精彩信息。

资料来源:Xi交通大学关伟分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