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洞新闻

兰洞新闻
兰洞新闻
当前位置: 兰洞新闻> 教育 > 北大历史上最值得记住的两位校长,一位是蔡元培,另一位是他

北大历史上最值得记住的两位校长,一位是蔡元培,另一位是他

2019-11-20 10:15:03   阅读:3527

“在北京大学的历史上,

有两个原则值得记住,

一个是蔡元培,被称为北京大学之父。

另一个是丁孙氏。"

著名学者季羡林在庆祝北京大学百年校庆时曾在报纸上表达过这样的感受。

10月12日,著名数学家、教育家、北京大学前校长丁孙氏在北京逝世,享年93岁。

虽然丁孙氏先生有许多显赫而光辉的头衔和光环,如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中国民主同盟中央委员会主席。

但当王先生去世的消息传来时,就像雪花在哀悼和回忆中飞舞。他们大多数人都记得他在北京大学的时光。

丁孙氏老师

认真负责:带有困难的学生读课本,一个年级有七名院士。

1950年从清华大学数学系毕业后,丁孙氏留在学校教书。两年后,该系被调到北京大学数学与力学系。

“非常认真,对学生负责。”现在是北京大学教授的赵春来回忆起他的导师丁孙氏时,仍然无法掩饰他的钦佩。

1954年,北京大学数学系招收了240名学生,其中包括高中生和工农快速中学毕业生,成绩参差不齐。

除了做一个大讲座,丁先生还担任了一个“慢班”的班主任。由于一些中小学生缺乏系统的训练,他们的基础相对较差,许多数学问题无法理解,甚至很难理解教科书。

所以每次下课后,丁先生晚上都会把几个有困难的学生叫到办公室,让他们像看课文一样看课本。一些学生很难阅读课本,所以丁孙氏逐字解释,直到他们读完为止。

经过几年的努力,一些学生慢慢上来,然后来到中国科学院计算技术研究所进行数理逻辑研究。张静文就是其中之一。

丁孙氏还对基础良好的学生进行了特殊培训。在第二学年,丁先生组织“快跑”学生组成代数小组,每周举行活动。丁孙氏定期从《美国数学月刊》中挑选一到两篇论文进行讨论,以引导学生以不同的方式思考。丁孙氏说:“这些学生努力学习,非常活跃。”

在丁老师的培训下,学生的科研能力得到了提高。一年多来,他们写了许多小论文。学生们还出版了自己的出版物,专门出版研究成果。

提到教学经验,丁孙氏说:“只有当老师热情时,才能激发学生的学习兴趣。"

一个元旦,学生们给他写了一封信,说在练习课上,丁老师的教学不仅给予了很多专业指导,而且极大地激发了学生们的信心——让每个人都意识到“这些话题可以通过我们的能力来解决”,这对调动学生的学习热情起到了很好的作用。

除了大学课程和体育课,丁孙氏还负责回答整个年级的问题。每周有半天时间专门回答学生在学习中遇到的各种问题。

由于与学生的和谐关系,每个人都把丁孙氏当作朋友来“请教”。问题不仅限于数学课,还包括生活问题。甚至爱情问题也应该征求丁先生的意见。

这些努力使北京大学54级数学系整体学习良好,思维活跃,视野开阔。后来,来自胡文瑞、刘宝勇、王选、张恭庆、张景中、朱建时和周陈超的七位院士以及卫星和导弹的两位首席设计师出现在这个级别上,在我国数学史、力学史和计算机科学史上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记。还有相当多的学生毕业后在各自的工作中取得了突出的成绩,成为了各行各业的大师。

2014年,北京大学数学与力学系的学生聚集在一起庆祝他们入学60周年。

2004年,在庆祝北京大学54级数学系成立50周年的一次学生聚会上,这位将近70岁的学生说,他们不仅从老师的知识中学到了很多,也从老师的学习态度中学到了很多。他们应该像丁老师一样“尽最大努力对自己的工作负责”。

丁孙氏校长

和平与民主:“没有人认为我是校长。这是我的伟大成就。”

1984年3月,57岁的丁孙氏接任北京大学校长。

丁孙氏在就职演说中说:“我只希望能够做到这一点。下一任校长接任时,条件比我现在接任时好。这是我的目标。”

这就是丁孙氏说的和做的。

在学生的印象中,丁校长总是穿着白色水洗蓝或灰色的裙子,骑着一辆旧自行车穿过校园。

他强调严格的学校管理,但希望为学生的成长创造一个宽松的环境。有人想和他说话,就停下他的自行车。

“没有一定的规则和限制,大学是无法管理的,但学校的产品是人。个人特征是不同的。如果我们总是用同样的模式来要求别人,那通常是不成功的。这要求我们为它们在大规模生产中的增长提供一些自由。”丁孙氏后来回忆起了管理学校的想法。

丁孙氏和王闯邱毅讨论了学校工作

为了理解学生们的想法,他公开了他家的电话号码。在丁孙氏看来,学生们提出的一些建议并不是不合理的,还有一些帮助他了解校园里存在的问题。

有一次,一个学生直接打电话到他家,向校长“抱怨”食堂的食物不好。没人预料到新校长的改革是从食堂开始的。

丁校长专门组织了一次对学校食堂食品质量的调查,发现缺乏竞争机制是主要问题。因此,食堂改革始于引入竞争机制:所有有饭票的食堂都很普遍,学校根据饭票数量对食堂进行补贴。

随着比赛,所有食堂的热情高涨,食物质量迅速提高。两年多以后,北京大学的食堂可以说是全北京的好食堂。

因为珍惜学生的想法,丁校长真的为食堂里别人不能想当然的"小事"付出了很大的努力。

丁孙氏给北京大学带来的变化不仅仅是饮食方面的,还有涉及学术前途的重大变化。

一名84级计算机专业的学生回忆说,进入北京大学后不久,他意识到自己对中国文学非常感兴趣。他没想到北京大学会允许学生在大二时申请转学。一夜之间,不可能变成了现实。在当时的情况下,这是一个奇迹。

这一奇迹的实现,要归功于校长丁孙氏。

丁校长上任后不久,他要求学术办公室进行调查。据发现,当时北京大学理科毕业生仍从事专业工作的并不多。由此,他意识到本科阶段不应该过分强调专业教育,而应该开阔学生的视野。学生可以在这个过程中找到自己的兴趣和研究方向。

这位成功转学汉语的学生毕业后在去袁绍的路上骑自行车遇到了丁孙氏总统。他说他想拦住校长说谢谢——“谢谢你允许北京大学的学生换系。因为你的改革,我实现了我的理想。”

后来,人们常常想起“当时的北京大学是什么样子”。每个人都怀有理想,觉得自己肩负着国家、民族和社会的使命和责任,并怀有热情和希望。

丁孙氏只是笑笑:“我很幸运,因为1988年确实是北京大学达到很高水平的一年。”他觉得这种精神的魅力“不容易消失”

“普通人”丁孙氏

真诚谦逊:“我是一个普通人,一个教了40多年书的老老师。”

“这是我最尊重丁校长的地方。他愿意耐心地听别人说完。”在丁孙氏旁边当了十年秘书的刘胜玉说。

1998年3月初,北京大学中文系的博士刘胜玉被丁孙氏的好朋友、北京大学中文系的前教师张敬德带到丁孙氏。

当时,丁孙氏已辞去北京大学校长职务近10年,现任九届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他希望从北京大学中文系找到一个人来帮助他管理秘书工作。

“作为一名学生,遇到如此高职位的领导,我当然有点紧张。”结果,出乎意料的是,丁孙氏只是简单地询问了他的学习、工作经历和家庭概况后,才提出了一个文学层面的专业问题。刘胜玉当时觉得,这可能是丁孙氏对自己的考验,“但回想起来,丁总统可能只是想更多地了解我,并通过这种方式更接近我。”

在回答文学问题时,刘胜玉谈了很多,谈了很长时间,但数学专业的丁孙氏耐心地听,没有打断或表现出任何兴趣。

当与任何人交谈时,丁孙氏会在听了对方说的话后表达自己,不管他是否同意对方说的话,也不管他是否对对方说的话感兴趣。刘胜玉觉得这不仅反映了他的修养,也反映了他的民主风格——尊重每个人的表达权。

"他对他人和自己都是真诚的。"刘胜玉记得丁先生总是真诚地与周围的人交流。“他很少谈论和评价他不理解的事情。如果人们问他,他会真的告诉他们‘我不明白’,而不是说些大而无意义的话。”

刘胜玉坦率地承认他年轻时粗心大意。在丁孙氏的秘书任期内,他也犯了一些错误。有一次,刘胜玉忘记写文件了。丁孙氏只是挥挥手说,“没事了,是时候了,是时候了。”丁孙氏经常对外国人说,人的能力相差很大,但是只要他认真做事,不管结果如何,他都不应该苛责。

刘胜玉担任丁孙氏的秘书多年,但他很少处理丁孙氏的生活事务,因为“丁校长不喜欢麻烦别人,他自己做很多事情。”尽管当时丁孙氏已经是副国家干部,但他只会对人们说:“我是一个普通人,一个教了40多年书的老教师。”

丁孙氏与学生

无论是作为北京大学的教授还是校长,丁孙氏传播知识、思想和精神。精神吸引力更持久,更受欢迎。

1999年,丁孙氏在这样一篇文章中解释了他对“北京大学精神”的理解:“我到了北京大学后,从一些资深学者的学术风格、同事的行为准则以及每个人讲话中表达的思想自由开放,我清楚地感受到了北京大学精神的存在。”

丁孙氏认为,“科学民主”、“求同存异”都是“北京大学的精神”,但最重要的是尊重人,尊重人的个性,尊重人的自由发展。

这是北京大学的精神和真正的人文精神。

1992年,丁孙氏先生在他65岁生日的时候留下了一份遗嘱,他说:“我的死对世界来说是一件很小的事情。过去已经过去了。”

山花经常从山上掉下来,而山脉和河流则在山与山之间自由流动。丁孙氏说:“我的生活很无聊,没有故事。”但这并不影响他深深打动我们。

现在,王先生死了。

但他仍然活在心里。

那是永恒。

来源:中国教育新闻微信公众号

江苏快三 甘肃快3投注 福建快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