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校合作才是值得抢占的“C位”

时间:2019-07-11 19:30:27 作者:四里武海网 手机订阅 参与评论(0) 【投稿】

当有家长戏称教室里分为“学霸区”“养老区”等时,无意中也给自己戴上了一把枷锁。倾尽全力让孩子读名校,拉下脸面为孩子抢占“C位”的背后,并非只是纯粹为孩子着想,同时也是在满足自身的虚荣心。更为严重的是,家长这种“以爱之名”的行为,释放出更多的教育焦虑:一者,把让孩子读名校、坐“C位”当成自己为孩子的付出,这在无意中裹挟了孩子。一旦孩子成绩不佳,家长难免会用自己的种种付出来数落甚至逼迫孩子,家长的教育焦虑进一步传递给孩子,这对孩子的成长百害而无一利。二者,这妨碍了家校之间的有效沟通。当家长们想方设法为孩子抢所谓的好座位时,显然是对教师工作的极大不信任,“学霸区”“养老区”看似符合“江湖规矩”,其实只是个别人的片面认知,既不是教育的常态,也非一个难以解决的问题。对于稍有经验的老师而言,都不会让孩子们的座位一成不变,也不会冷落每一名学生。换而言之,好老师的教室里都是“C位”。三者,当家长以“孩子个头低”“长得太漂亮”等理由来实现自己抢占“C位”的欲望时,无意中也讲出了自己对孩子的认知,以为孩子学习不好是出于这些客观原因,而忽视了成长最重要的主观原因。那就是,没有父母的帮助,孩子往往无法认清自己,更无法迈开前行的步伐。

近日,央视猪年春晚小品《占位子》引发很多人的强烈共鸣。小品从几位家长使出浑身解数为孩子占“C位”展开,而教室被分为“学霸区”“休闲娱乐区”“养老区”。

一个原本为博众人一笑的喜剧节目,却在笑过之后引发强烈的情感共鸣。不得不说,在教育这个社会问题被不断放大并被循环关注的现实语境下,即便是风吹草动,也有可能成为激烈的风暴。教室里看似小小的一个座位,无意中起到牵一发而动全身的作用。其所牵动的,正是长久以来广大家长始终难以释怀的教育焦虑。

夜航失联

通报显示,鄂州市水务局党组成员、副局长熊学军在超标准办公用房整改工作中存在慵懒怠政、消极应付、弄虚作假问题。2018年5月,在鄂州市直机关办公用房专项督查工作中,熊学军对局办公室上报的未测量、依据往年数据填写的清查结果未认真审核,即签批同意上报。经鄂州市清房办现场督查指出上报数据与实际面积存在出入,要求重新上报后,熊学军仍未引起重视,未加过问便再次签批同意上报了仅测量部分办公室,其他依据往年数据填写的数据。当年6月,鄂州市纪委检查时仍发现有办公用房面积超标问题。

一个教室里的座位触及了家长和教师双方的心结。对家长而言,只想尽其所能给孩子提供好的条件,却忽视了孩子真正所需要的东西。正如小品最后郝贵爸爸所说的那句话:“一直觉得自己是个特别称职的父亲,现在想想,劲儿都使歪了。”显然,陪伴才是最长久的付出。对教师而言,这则小品像是一面镜子,让广大教育工作者反思有没有用心呵护每一名学生,是否真的尽到为人师者的责任。在教育的现实面前,无论是家长还是老师,都不该相互猜忌和指责,而应责无旁贷地站出来,相互理解,给彼此多些信任。

事实上,建设工程质量潜在缺陷保险制度是国际通行做法。据了解,建设工程质量潜在缺陷保险起源于法国,目前全世界约有40多个国家已开展此项保险。而在我国,这项制度刚刚起步,仅在部分地方有所尝试。如2012年起,上海探索将保险机制引入建设工程质量风险管理体系,试点推行了住宅建设工程质量潜在缺陷保险。试点期间,该试点险种为全市4个住宅项目4000余户居民、55.4万平方米住宅提供了13.9亿元的风险保障。从效果上看,这一保险并没有增加开发商负担和购房成本,反而因引入了保险公司作为第三方风控机构,与监理制度一起形成了“质量双保险”,极大提升了建筑质量水平,继而实现了开发商、业主和保险公司多赢的局面。

小品《占位子》所聚焦的教育现实,显然戳在了家长们的痛点上:有的家长为让孩子读名校,卖掉别墅换成学区房——当优质教育资源不够均衡,数量稀少的学区房就成了家长眼中的“香饽饽”,不仅加重了家庭负担,也带来了诸多社会问题;有的家长辞职在家辅导孩子功课,这折射了当前学生的课业负担;有的家长为让孩子上好学校打三份工,却几个月见不到孩子一面,甚至连孩子读几年级都不知道,这一带有黑色幽默性质的情节设计,既说明父母为子女读书所做的巨大牺牲,也引出更深层次的问题:孩子的成长,父母究竟应当扮演什么角色?拼命为孩子营造良好的成长条件,到头来却与孩子渐行渐远,这实在是讽刺。

“C位”看似教室里最好的位置,从家校合作的角度看却非常可笑,很有讽刺意味。小品《占位子》最后点出了教育的真谛所在,即需要家长和学校的共同努力。有些时候,家长拼命使劲,反而是帮倒忙。因此,家长不妨把自己的疑惑转变成与教师的语言交流,听听教师怎么说,相互之间协商出一个合理、有效的方法,这显然要比单方面的努力管用得多,也比单纯抢占“C位”更有价值。(王瑶)

2019年6月3日,山东青岛西海岸新区鱼鸣嘴渔港渔船停泊,渔民在渔港修补渔船,伏季休渔期渔港井然有序。

“此外,百亿元级私募机构数量减少有内外部因素。”王东洋说,从外部因素来看,主要跟去年股市运行情况有关。去年A股跌幅较大,上证综指全年累计下跌24.59%、深证成指累计下跌34.42%、中小板指累计下跌37.75%、创业板指累计下跌28.65%,A股中超九成个股下跌。而大多数百亿元级私募,股票配置占了相当高的比例,且中国投资者缺乏理性认识,更看重3个月-6个月短期业绩而非持续盈利能力。因此,业绩下滑叠加客户赎回,会造成百亿级私募数量减少。从内部因素来看,外资巨头陆续进入中国资本市场,行业内百亿元级私募竞争加剧。

在中关村雨林空间大厅,天津卡雷尔机器人有限公司CEO尹利告诉记者,滨海-中关村科技园挂牌成立,他将目光投到了这里,“企业的快速发展离不开园区的支持,这里有着良好的创业环境与氛围,让我们可以在这里加快发展、安心创业。”

太阳城官网